版权所有:河北正定县文物保管所    地址:河北省正定县中山东路109号    邮编:050800   电话:0311-88789987 / 88786560  传真:0311-88786560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保定   冀ICP备05011673号-1    网址:www.longxingsi.com.cn   E-mail:longxingsilyk@126.com

隆兴寺景区微信公众号

手机端网站二维码

>
旅游服务
景区动态
文化活动
旅游指南
舌尖美食
文创产品
落雪轻盈不厌看 更多还恐蔽飞檐——小雪隆兴
$info.title
       小雪,在小雪的节气中,应时应景的翩然而至。        褪去数树深红出浅黄的明丽色彩,错落有致鳞次栉比的高阁邃宇、斗拱飞檐,披上了一身轻薄的素装。她来得那么轻柔与漫不经心,不仔细打量会看不出她的模样。          看不尽重檐累榭、碧瓦红墙,更著新雪。            玉屑压枝犹未得,薄薄扑石暂能留。            扉门新雪,小径谁扫归路。            不用刻意装扮,时间的沉淀就是你最美的模样。更何况,春花秋月夏风冬雪,做你最深情的陪伴。
心神向往的那抹颜色——隆兴冬韵
$info.title
  春色花事红墙,夏日亭阁凉风,秋意树红叶黄,冬韵静谧禅意。岁月流转,四季变换,永远不变的是令人心动的那抹颜色。                剪剪秋风留不住,满阶红叶暮。            看不尽飞檐亭角,树影红墙。             舞叶秋风落尽时,飞檐浮雪玉盈枝。            沉淀了千年历史的古老寺院,与四季一同变换着不同的色彩,向世人展示着它独特的魅力  
钟楼端严凝古韵 须弥峭立凌青云
$info.title
正定开元寺处在繁华城市的一隅。也许是外面的世界过于嘈杂了,寺院就显得格外静穆;也许外面的生活过于喧闹了,寺院才显得格外清幽。寺内一塔一楼,塔名砖塔,高峻雄伟,傲拔苍穹;楼称钟楼,简洁疏朗,典雅秀丽。塔高楼低,对峙而立,塔瞩楼望,置身其间,体会到一种迷离的超然物外之感。        开元寺创建于东魏兴和二年(540年), 隋开皇十一年(591年)改名解慧寺,唐贞观十年建塔,唐开元二十六年,玄宗诏“每州各以郭下定形胜观寺,改以‘开元'为额。开元寺是正定遗存寺院最早的一座。            缓缓走下十几级台阶,来到寺内院中。整个院落低于寺前街道五六米,这院落是东魏的还是隋唐的?置身于此,顿觉恍然。眼前只见翠柏林立,绿草葱葱。一塔一楼平行对称,塔居西,楼阁居东,布局极为奇特。     佛教自东汉传入后,早期寺院建筑延续古印度的敬拜方式,寺院以塔为中心,来实现信众们对佛的信仰和崇拜。晋唐以后,佛教迅速发展的同时,更与中国浓厚的文化融合。作为体现寺院文化观念的建筑,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殿阁逐渐成为寺院中心建筑,塔则被移置于寺外,失去了寺院中的主体地位。这种塔与楼对峙的平面格局,是我国现存寺院中之孤例,反映了我国佛教寺院建筑由唐以前以塔为中心向晚期以殿阁为中心的过渡。这种过渡是佛教文化的过渡,也是一种文化的自觉。     须弥塔俗称砖塔,为砖石结构密檐式,位于寺内中轴线北部西侧。关于须弥塔的始建年代,史料有不同记载:唐大历十二年《解慧寺三门楼赞并序》:北有雁塔,建于齐朝。清康熙七年《真定开元寺重修浮图记》中载:筑地基下至丈余见石函,缄封固密,朱书贞观十年记。     2005年重修此塔时,在塔刹第二枚宝珠表面发现铭文:“直隶真定府开元寺旧有宝塔一座,自大唐贞观拾年肆月初捌日建立,迄清朝壹千叁百余年,于顺治拾捌年柒月贰拾贰辰时倒。坐有僧大造化名自成等同化重建。从康熙元年修,至康熙四年秋月大功完造。”     古塔为砖砌、简洁端庄、坚实大方,巍峨端严,形式古朴。古塔立于宽大的正方形塔基上,一层塔身正面辟拱形石券门,其上槛浮雕二龙戏珠,抱框雕瓶插四季花卉纹饰,寓意丰足繁荣、四季平安。上槛上方石券脸上刻饰龙纹,正中为一巨型正面龙首,盆口大张,獠牙巨齿显露,旁以少许波浪纹为饰,底边饰圈带纹。            拱券门上方嵌康熙元年梁维枢书“须弥峭立”石额,上款“康熙元年夏皋月之吉”,下款“郡人梁维枢敬题”。            塔身第一层下部砌石陡板一周,各面两端均饰有浮雕力士一躯,肌肉遒结,孔武有力,形神毕肖,负重感十足,但并没有表现出丰富的肌肉,正面两尊力士旁侧留有题记“参将臧延庆施石并工价”。            须弥塔自首层起以上渐次收敛,正面均开方形小窗,各檐叠涩挑出,檐角系风铎,顶部塔刹呈葫芦状,是叠涩出檐的典型作品。须弥塔除门洞及底层少许雕饰外,无任何装饰,显得简洁疏朗朴实大方。            古塔素面朝天,孤标傲世,阅读它沉淀千年的沉静、神秘与温和,让我内心深处悄然泛起一种充盈、欣喜和宁静。     在须弥塔东侧十几米处,一座二层楼阁亭亭玉立,秀丽典雅,这就是我国现存唯一的唐代钟楼。钟楼庄重大方,严整开朗,单檐歇山顶,峻拔陡峭,四角轻盈翘起,玲珑精巧,屋顶布青瓦,整座建筑看起来齐整而不呆板,舒展却不张扬,古朴而有活力,朴实无华中又见秀美。     这座钟楼,是梁思成1933年4月考察正定时一个“意外的收获”。他称赞钟楼结构“补间铺作只是浮雕刻拱,其风格与我已见到诸建筑迥然不同,古简粗壮无过于是”。因此他断定“这个建筑物乃是金元以前钟楼的独一遗例。但内部及下层的雄大的斗拱,若说它是唐构,我也不能否认”。     走进钟楼内,楼内空落无它物,正中地面上有一不足一米深的圆井,楼上方中心悬挂一口巨大的铜钟,这圆井与铜钟垂直相对,大约是起到共鸣作用。沿北墙楼梯上楼,这大铜钟伸手可及,铜钟造型古朴,端庄大方,铸造精细,钟身未见铭文。     钟悬于楼的顶部,屋顶木架结构,大钟重达11吨,竟与楼阁浑然一体,互为作用,令惊叹到无语。便想到古代劳动人民何等的智慧,这神奇的创造该是一个千年之谜。     为解开大钟千年不坠之谜,我国数学泰斗华罗庚教授,1952年偕两名外国数学家专程来正定查看钟楼,打算从几何力学的角度计算钟楼的受力结构和钟楼挂法之间的关系,未果。就是这个奇妙的钉子,钉在了历史与现实的榫卯之间,牢牢地连接着过去并开创着未来。            这是一份精益求精的精神,这是一份匠道匠心!        仰望着这口巨大铜钟,赞叹着先辈古人高超的技艺和智慧,油然生出我们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自豪感。是啊,一砖一瓦垒砌出一种文明的高度,一梁一柱搭建起一种文化的自信。    
临济禅风机峻峭 澄灵秀塔入云霄
$info.title
      临济禅寺门前石狮造型朴拙,模样威猛,雕刻的线条棱角鲜明。山门殿为歇山式灰筒瓦顶,殿中立“义玄禅师大型石刻画像碑”。碑身正面以阴线镌刻义玄禅师半身画像。像的左上方刻中国佛协赵朴初会长题写的《临济义玄禅师像赞》:“无相示相,後人标榜。黄檗山头,滹沱河上。棒喝机锋,陶铸龙象。法流天下,千花竞放”。        走进幽静的寺院,院落绿化的很有意境。古塔矗立在高约一米的石坛上,边侧以石栏板围饰,南北正中位置为大青石质台阶,由台阶可上石坛。仰望着高耸的古塔玲珑清瘦,八角悬铃,塔体青砖青瓦,雕饰细密,望去婷婷袅袅,秀美静丽,若出水青莲,超然拔俗,像禅定,塔名“澄灵”。        澄灵塔为八角九级密檐式实心砖塔,通高30.4米,建在八角形砖砌基台上。台上为石砌基座,再上是砖砌须弥座。束腰正面镶嵌着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谕旨石刻。须弥座上是同勾栏、斗拱组成的一围平座。平座上以三层仰莲承托塔身。塔第一层较高,四正面为砖雕拱形假门,四侧面饰方形假窗,转角刻圆柱,柱头有卷刹。正面有"唐临济慧照澄灵塔"石匾。第二层以上,层高逐减,密檐相接,各开间宽度也相应递减,形成协调的轮廓线。塔身各檐角梁为木制,檐瓦、脊兽和套兽均为绿琉璃制作。各层檐角悬挂风铎,微风吹过,叮呤作响。塔顶覆绿琉璃瓦,塔刹由仰莲、宝瓶、相轮、圆光、宝盖、仰月、宝珠等组成。整个塔显得清秀玲珑,稳重挺拔。梁思成先生赞其“清晰秀丽,可算塔中上品。”         唐大中八年(854年),义玄法师住持临济寺,并在这里弘扬临济宗禅法。其禅风以“单刀直入,机锋峭峻”著称,别成一家。在接引学僧时,对其所问不做正面回笞,只以棒打加口喝来促使对方省悟,成语“当头棒喝”即源於此。唐咸通八年(867年)义玄禅师端然示寂。遗骸火化後,其弟子将舍利分建两塔藏之,一塔建於河北大名,今已不存。另一塔在正定临济寺内。唐懿宗赐谥义玄为“慧照禅师”,赐塔为“澄灵塔”。 临济寺在宋金战争中毁於战火,唯塔独存。梁思成考察此塔后,留下了这样的评定:“现存的青塔,也许是大定间物。”        澄灵塔后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大雄宝殿。大殿面阔五间,进深四间,单檐歇山顶,是整座寺院的核心建筑,也是僧众朝暮集中修持的地方。大雄是佛的德号。大者,是包含万有的意思;雄者,是摄伏群魔的意思。宝殿的宝,是指佛法僧三宝。殿内供奉樟木雕刻贴金而成的释迦牟尼像,结跏趺坐于莲花台上。通体圆润丰腴,神态安详,面现慈悲,安静柔和,庄严自在,让人顿生庄严敬仰之心。佛坛菩叶背面,木雕倒座观音,慈目低垂,微微颔首,可感受到温暖、慈悲的力量。         大雄宝殿东侧的法乳堂内正中供奉中国禅宗初祖达摩塑像,东侧为六祖慧能禅师像,西侧为禅宗临济创始人义玄禅师像。法乳堂取名于《涅槃经》中:“饮我法乳,常养法身。”其意为:以佛教正法,滋养弟子之法身,犹如母乳之于幼儿。       大雄宝殿西侧的传灯堂内供奉着日本临黄协会捐赠的日本临济宗祖师明庵荣西、中兴祖师南浦绍明、日本黄檗宗祖师隐元隆琦三位木雕像。荣西和尚于1168年、1187年两次入宋参学,荣西于虚庵禅师处尽心钻研,虚庵禅师为临济宗黄龙派第八代嫡孙。参究数年后,悟入心要,得虚庵禅师的印可,继承临济正宗的禅法。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茶文化在日本得到传播,茶叶种子在日本生根,开始大面积地培育茶园,荣西和尚可以说是功不可没,他不仅重开了中日之间的佛教文化交流,又是一位向日本传播中国茶文化的非凡使者。荣西归国后写出了日本的第一部茶书专著《吃茶养生记》。       义玄禅师开创的临济宗打破了过去传承的桎梏,由崇拜佛祖到洞察自身心性的超越,更加关注人自身的生命状态。在我国禅宗五大分支中(沩仰、临济、曹洞、云门、法眼),临济宗是流传最久、法系最广、影响最深的一支,有着“临济子孙遍天下”的美誉。而今的临济寺僧众整肃,课诵勤勉,梵歌阵阵,香烟缭绕间一派静穆圣严景象。每遇法会时候,祈福求安者络绎不绝,在钟磬悠扬中传递着一种祥和。
古城寻迹--中山路
$info.title
  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一条路命名为中山路,正定也不列外。我去过很多城市并且走在称作中山路的街道,除了车水马龙的穿梭喧闹,并没有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它只是一条穿行的路,一条由一个起点到达一个目的地的路而已。虽然我知道它的某些历史和故事的片段,但终究无法融入其中,我只是一个欣赏者,并没有真正的走进它。       正定中山路在明代的东西城墙大门对称下显示着它的历史悠久,可我终究无法到达那个历史的起点,无法复原这条道路的真实面目,因此我就无法真正走进历史的细节,我只能通过残留的只言片语阅读它形迹可疑的履历,在我努力地复述它的时候,我感到一阵苍白无力。一条道路隐藏着千百年前数不清的故事,这人间故事在时间的流逝下变成了无法洞解的秘密。而此时在这条道路上发生着的一切故事,也终将成为不为人知的秘密。这就是一条道路的永恒魅力,它收藏了太多太多的故事,只要你静下心来倾听,就会听到它无声地讲述。我遥望着高大的城门那一刻,眼前是一片模糊,像雾;而身边穿梭过往的行人和那风驰电掣的车辆又是如此真实,像风。所谓历史和现实之间的情景大概如此。       虽然我并不了解中山路的历史演变,但这条道路基本遵循了历史的本来面目。路东头和西头的古城墙和城门悄然告诉了我,东西城墙限定了路的长度,对称的城门限定了路的宽度。虽然中山路与城内其它道路比较起来显得狭窄,却依然保持着与城门协调的风貌。在近十几年拓宽城市道路习以为常的背景之下,中山路没有被借以种种理由被拓宽,实在是难能可贵,这样的功劳当归于政府对历史文化城市的保护。政绩不仅仅是新建了多少项目,有时候科学保护一个城市的记忆,也许是更大的成绩。       在我看来中山路是一条精致的街道,它的精致不在于气派奢华,恰恰是它的简洁朴素,就像一件穿过多年的衣服,时间的淘洗令它失去鲜艳的色彩,同时获得了时间留下的痕迹,光亮却不刺眼,透出温和的气息,这让我产生了可靠和信赖的感觉。街道两旁房屋多为平房,这让我感到轻松惬意,像是遇到了失散多年的老朋友那般亲切,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似乎又无话可说,只要谋面,就代替了千言万语。街道两旁简朴的房屋很容易找到那种平实并且温暖的感觉,这与城外二三十层密密麻麻堆列起来的高楼显示出的拥挤感形成鲜明对比。中山路两旁的房屋多年来未被大规模修改,它保留着记忆中熟悉的印象,令我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就有与它贴近的冲动。如果它是一种味道,我愿意用淡香来形容,如果它是一种感觉,我愿意用温暖来表述。       中山路109号绝对不能忽视。这是一座千年古寺,面南开的正门在路北侧,路南侧是体量高大的影壁。寺院红墙灰瓦的墙体自南向北笔直周正延伸到另一条被称作兴荣路的地方,它沟通了两条道路的繁华热闹,也在不动声色的收纳着尘世的落寞与无奈。一座千年的寺院,它收藏了多少故事,我根本无法获知早已逝去的细节。我站在中山路上,面对着寺院大门,偶尔从寺院入口吹出的微风,让我感到与众不同的清凉,这是经过了寺院内部殿阁、花草树木多重过滤的清风,这令我杂乱无章的思路获得了一丝清醒,收敛了目空一切的放肆,重新打量原本条理清晰的日子。在我没有来到它身边的时候,它的名字早已熟知,它行走了千年的时间,岁月的磨洗增加了它的光泽,在鱼贯而入的游客的背影里,我想现代人将会赋予它各种不同的意义。寺名隆兴寺,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寺内高达21米的宋代铜铸千手观音堪称世界之最,声名远播。       由隆兴寺向西缓缓走去,街道整洁有序,并不宽阔的街道紧凑协调,既不空荡又不拥挤,两侧人行道上的槐树交织成荫,每到四五月份槐花开放的季节,满街飘着槐花的香气,成为古城别具一格的风景。街道两旁照例是门市经营,店面简洁干净,面积都不大,两三间的门脸,却都通透敞亮,可见做生意的人并无太大的野心,似乎可以安顿下平常日子即可。门市经营着日常生活的必须,理发店、蔬菜果品店、水暖管件、茶叶店、按摩店等等,正定的名吃缸炉烧饼、饸烙烧麦在这条街上随处可见,临近中午或者傍晚时候,街上就飘着这特有的香味,让人感到日子的幸福和散淡。这条街饱含了日子的所有内容,毫不张扬,日复一日,踏着时间的节拍,悄无声息融合在城市蒸蒸日上的故事里。       中山路照例有一个属于它的广场,狭小的空间相对其他广场的阔大很难称作广场,但它却承载着广场的功能,每天这里都有下棋的、唱戏的、跳健身舞的、打羽毛球的市民,这里有休息的凉亭,有喷泉流水,有走廊,有花草,有翠竹,你能只因地域的狭小而不去称它为广场吗?广场精巧别致,因地制宜。在它身后一座古朴巍峨的古塔耸立,这就为广场增添了无限魅力,韵味生动。古塔雄伟庄严,挺拔秀丽,八角飞檐,九层重叠,塔刹直指云天。塔名凌霄。休闲广场与古塔相映,活泼而又庄严,欢快却又稳重。广场就直接便当的取了寺名:天宁广场。       就像所有城市的繁华地段在市中心两条道路的交汇处。中山路与燕赵大街顺其自然的相遇交叉,这个路口称作大十字街,一个很古老的名字,翻阅历史资料打探不到它的踪迹,路口众多的指示牌看不到它的名字,也许在道路形成之后,便人人相传,众所周知。大十字街曾经是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方,在城市快速发展的进程里,繁华之处遍地开花,大十字街似乎退出了热闹的前台,它保留着冷静的尊严,更像是一位神态自信的指挥家,路口向南是承续古香古色的历史街区,路口向北是不断建设着的现代城市。一个交叉的路口,既是地理位置的四通八达,又是现代与历史交汇后的种种取舍。       在大十字街就能远远望见中山路西头的古城墙,城门连接着街道,笔直简洁,畅通无阻,让我很容易就能抵达时间深处。我缓缓走着向城墙靠近,越来越近的距离清晰着城墙轮廓,我清醒地知道我无法真正走进那段历史时间,在它面前我就是一个旁观者欣赏着的身份,我所产生的惊叹与震撼对它来说无动于衷。城墙执拗的走过了将近六百年的时间,或许会是更长,确切的时间是考古家关注的,任何见证历史的遗存只会令我肃然起敬,浮想联翩。我走过高低不平青石铺就的城门洞口的道路,一块块巨大的青石泛着冰冷的光泽,这是时间磨出的痕迹,六百年的历史中有多少人带着各自的故事穿行于此,这是无法获知的秘密,这秘密就藏在自始至终从未更改的青石路上。       我穿过几百年前修建起来的城门洞口,这就等于我与曾经走过它的人和发生的事有了重合,这种重合叠加却了无痕迹,无影无踪,第一时间被这条道路记录在案。在我走过这条道路的时候,浓郁厚重感扑面而来,这是一种只有身临其境的气息,是读其千遍也不厌倦的魅力。     走出城门,中山路还在延续。这条道路消除了城里与城外的划分,残缺的城墙放弃了这种努力。一座座拔地而起的二十几层住宅楼,排列有序,气势非凡,崭新的面貌繁衍着新的故事。       道路终会与其它道路交汇,世间就畅通广阔。中山路的尽头与国道107交叉。我站在中山路口,看着国道上的车辆南来北往,风驰电掣,挟带着一种力量奔跑着。而在国道的另一侧,京广铁路与其并行,此时,一列火车呼啸而来。
上一页
1
2
...
21